软银数10亿美元押注日本移动支付初创公司,笃定未来现金将会消失

2020-09-11 11:30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2724

软银集团(Softbank Corp.Group) 首席执行官孙正义(Sun Justice) 正着眼于日本移动支付市场,准备投资数十亿美元,以改变日本人使用现金的习惯。


在最极端的情况下,恐惧症 -- 对金钱的恐惧 -- 可能会影响这种疾病患者的生活。这些人一看到现金就会退缩,当他们接触到钞票和硬币时就会退缩。作为日本最活跃的风险资本投资者,软银集团(Softbank Corp.) 认为他们可能会发现一些东西。软银集团(Softbank Corp.) 最新数十亿美元的科技赌注是基于一个简单的命题:在新冠肺炎流行的时代,现金是极其危险的。


今年 7 月,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投资的数字支付应用 PayPay 的首席执行官中山义夫(IchiroNakayama) 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许多人不想碰别人可能碰过的纸币和硬币。" 移动支付能否使非接触式支付成为现实。


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在日本大举押注手机支付,现金恐惧症来得正是时候。日本各地的收银员已经开始要求客户在付款时采取极端的卫生措施,比如戴上塑料手套、在每次交易后把钞票放在托盘上、用消毒剂擦盘子。在韩国,人们使用微波炉对钞票进行消毒。IchiroNakayama 说,所有这些都非常令人鼓舞。"69% 的受访者表示,从公众健康的角度来看,他们抵制纸币和硬币," 他在一个专门讨论贝宝如何征服现金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软银公司在 PayPay 的投资超过 10 亿美元;软银公司在截至 3 月底的财政年度中包括了近 8 亿美元的 PayPay 亏损。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投资,是因为软银公司认为移动支付可以在日本成功推广。众所周知,日本一直抵制移动支付技术:消费者更喜欢每天从方便的自动取款机取钱,而不是在手机上扫描 QR 代码。在中国和印度,移动支付迅速成为主流;然而,在日本,移动支付仅占 5 万亿美元经济体的 1%。治愈日本公民对现金的依赖将带来难以置信的利润。如果日本的移动支付普及率和中国一样,它可以创造高达 1.3 万亿美元的产业。


与此同时,软银公司迫切需要一场胜利。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在经历了一系列对初创企业的失败押注后,包括陷入困境的共享办公空间初创企业 WeWork 和优步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尽管承诺采取谨慎和防御性的策略,但本周有报道称,该公司购买了数十亿美元的科技股票期权,导致股价因其扭曲市场的活动而飙升。没有被吓倒,它再次悄悄地把筹码放在轮盘赌上 -- 这次是数十亿美元,目的是把日本从一个囤积现金的腹地变成一个数字支付能力。新冠肺炎疫情已成为支付宝的主题。


零售行业分析师迈克尔·科斯顿(MichaelCauston) 在研究平台 Smartkarma 上写道:"新冠肺炎是给非现金支付提供商的礼物。零售商希望保护员工免受不必要的客户接触,而非接触式支付非常有帮助。" 当然,消费者也希望避免暴露在商店的现金,以减少感染病毒的可能性," 他说。


胜利者什么都吃。


乍一看,PayPay 与亚洲常见的移动钱包没有什么不同。用户下载该应用程序,连接银行账户,并将资金充值到 PayPay 账户。他们可以通过在商店扫描 QR 代码或让店员扫描他们应用的唯一条形码来支付。



自 2018 年年底推出以来,PayPay 在日本竞争激烈的移动支付市场占据了领先地位。截至 6 月底,该应用已达到 3000 万注册用户,相当于日本总人口的 1 /4。贝宝独特的红色和白色标识越来越多地出现在餐馆、理发店和干洗店,目前已为日本 230 万多家企业所接受。自该服务推出以来,贝宝已处理了逾 10 亿笔交易。


在 Sun Justice 的领导下,备受争议的创始人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取得了显著进展,这是一个令人欣慰的景象。20 多年来,孙正义对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的早期押注,塑造了他作为科技梦想家的声誉。事实上,他的战略通常围绕着对未经证实的公司的无止境的融资,从中国的滴滴到东南亚的抢占,用科技行业的话来说,后者反过来投资于不顾一切、昂贵的市场份额争夺战。支付宝战略是软银传统战略的坚实组成部分。积极的促销和销售已经把 PayPay 变成了一个现金火葬场。截至 3 月底,该公司净亏损 820 亿日元(合 7.71 亿美元)。


烧钱是一种补贴服务用户的策略,目的是为了迅速扩大规模。如果许多企业不接受它,用户就不会使用它。除非很多买家使用它,否则企业就不会开始接受该应用。解决鸡或蛋问题的办法首先是通过购买大量用户和企业来解决,即使激励机制已经失效,他们也希望继续使用它。


大多数公司对每年亏损近 10 亿美元感到不安。但烧钱是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基因的一部分。一些员工将 PayPay 的激进战略比作 21 世纪初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为其宽带服务提供免费调制解调器的那一天。"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的一位前高管表示:" 以速度和金钱扩展服务的能力是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的经典。


作为一名投资者,软银公司一直是烧钱的热情支持者。近几年来,在几乎所有亚洲科技市场份额之争中,软银公司(SoftbankCorp.) 都可以自由地花钱支持其冠军企业。优步和滴滴在中国都遭受了巨额亏损;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支持滴滴,后者最终以 19% 的股份收购了滴滴在中国的业务,但两家公司此前都在激励方面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在东南亚,软银公司(SoftbankCorp.) 已经向自 2014 年以来的在线叫车初创公司 --"抢车"(Grap) 注入了约 30 亿美元,引发了一场与印尼 Gojek 的残酷价格战。后来,当 Gojek 在邻国做生意时,竞争在整个地区蔓延开来。


在我们这个行业,通常都是赢家,"孙正义去年在东京的一次会议上告诉投资者。" 与实体和现实行业相比,在线没有实体距离,也没有实体商店那么重要。" 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它就能传播到世界各地。那么为什么会有第二竞争对手呢?


但在几乎完全押注于第一名之后,孙正义的声誉最近被一系列灾难性决定玷污了。去年,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及其价值 1000 亿美元的投资工具愿景基金(Softbank Corp.) 对 WeWork 的投资超过 100 亿美元,影响了该公司的业绩。当 WeWork 去年因投资者不感兴趣而取消首次公开发行(IPO) 时,其估值暴跌,导致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有史以来最大的亏损。与此同时,优步的股价仍低于去年的发行价。优步是对视觉基金的最大押注之一。


当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投资者情绪,并引发软银公司股价下跌时,孙中山仍然对自己受损的声誉感到震惊。自那以后,他开始转向储备现金,通过出售资产筹集了逾 410 亿美元,并承诺偿还贷款和促进股票回购。这一策略帮助软银公司股价升至 20 年来的最高水平,并在第一个财年创造了 1.2 万亿日元的净利润。


但软银集团(Softbank Corp.) 承受不起另一个类似 WeWork 的错误。这一事件不仅导致了巨额亏损,还引发了人们对孙正义任意性投资风格的质疑。这些担忧很可能会随着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投资科技股的期权策略而增加。与此同时,当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在移动支付领域进行巨额投资时,一些投资者抱怨称,押注于一个众所周知难以破解的行业是不明智的。



一位日本分析师表示:"多年来,软银公司一直试图在日本建立一个数字生态系统,但它仍在追赶。" 他不仅提到移动支付,还提到了由乐天(Rakuten) 和亚马逊(Amazon) 牵头的电子商务和其他在线服务。如果孙正义的赌注失败,这将为软银公司(SoftbankCorp.) 的股东提供一个借口,因为他们希望限制孙正义。他们认为孙正义不可预测的风格是一种负担。Sun Justice 拥有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近 30% 的股权,他对软银公司的控制权受到威胁。激进股东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Management) 今年早些时候的呼吁促使该公司加大股票回购力度,增加独立董事。


一位外国对冲基金经理说:"今年,这家公司比多年来更加脆弱。" 机构投资者非常渴望建立一个更强有力的治理结构。" 但如果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成功,回报将是巨大的。贝宝(PayPay) 的雄心远远超出了零售交易的范畴。它的目标是创建支付宝(Alipay),相当于蚂蚁集团(Ant Group),后者是日本各种支付和金融服务的门户。蚂蚁集团由孙正义的老朋友马云(Jack Ma) 控制,计划通过首次公开发行(IPO) 筹集 300 亿美元,这可能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


支付宝将比阿里巴巴集团更大,"一位与软银公司关系密切的人士说。" 这也是 PayPay 商业模式的基础。"同时,不尝试的代价也可能被遗忘。在数字支付日益成为从购物到食品分销等在线交易的切入点之际,如果不能在日本建立一家领先的移动支付公司,将是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的一个重大挫折。科斯顿说:" 对于任何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数字生态系统的领导者的公司来说,成为移动支付的关键参与者是很重要的。


贝宝的首席执行官曾担任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移动部门的首席执行官,而孙正义则在幕后。但业内人士指出,贝宝的商业模式符合孙正义标志性的赢家至上战略。


跟着钱走


孙正义对移动支付的投资始于印度,他认为印度与中国的道路相似,但日本将不可避免地转向移动支付。考虑到他可能是中国最成功的外国投资者,他对效仿中国模式的兴趣是自然的。2000 年,孙正义(Sun Justice) 向阿里巴巴投资了 2000 万美元,如今市值约为 1800 亿美元。他认为印度是下一个中国。2016 年年底,他向印度科技企业家 Vijay Shekhar Sharma(VijayShekharma) 提出了一个非常有利可图的提议。


Chamar 的印度数字支付初创公司 Paytm 正在经历巨大的经济转型。印度总理莫迪(Modi) 推出了一个名为联合支付界面(UnitedPaymentsInterface) 的实时支付网络,然后禁止使用大型票据,这相当于给 Paytm 这样的数字支付公司带来了意外之财。"我与 Sun Justice 的会晤非常活跃," 夏尔马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回忆道。他很清楚地知道在中国发生了什么。" 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旗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 也是 Paytm 的主要股东之一。


他问,‘你打算筹多少钱?’我的回答是,这次至少有 10 亿美元。然后,孙正义说," 我们将投资 10 亿美元,我们将在次级市场购买股票。软银公司的愿景基金最终在该公司投资了 14 亿美元。


与此同时,软银雅虎日本(SoftBank Yahoo Japan) 也已开始考虑进入移动支付领域。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于 1996 年与雅虎(Yahoo Japan) 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最终成为日本在线广告市场的领军企业。尽管该公司努力向电子商务等领域扩张,但它很难突破乐天(Rakuten) 和亚马逊(Amazon) 的堡垒。如今,该公司将移动支付视为一个新的突破。


据知情人士透露,雅虎日本(Yahoo Japan) 计划在大约两年时间内为一项移动支付服务做准备。但孙正义希望带来全球专业知识,在他获释前几个月邀请夏尔马(Sharma) 前往东京。夏尔马大吃一惊:"我们没有提前到日本的计划。" 你永远不会看到印度公司向发达市场扩张。



雅虎日本(Yahoo Japan) 为 Sharma 准备了幻灯片。相反,Sharma 要求查看支持该应用程序的源代码。"他很快发现了一些问题。" 我们对这项技术的改变是,日本店主通常在四周内拿到钱。"他说:" 有了 PayPay,他们就能在下一个工作日拿到它。" 雅虎日本还同意将成本降低到零,允许所有企业先加入,而不是通过耗时的审批程序对每个企业进行审查。大约有十几名 Paytm 工程师被带到东京,在大约两个月内对整个应用程序进行了修改。


当 PayPay 最终推出时,它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中的后来者。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拥有利润丰厚的数字金融业务的所有要素。家庭将超过 1 万亿日元(9.4 万亿美元)的存款存入银行或现金中,占家庭总资产的一半以上。对于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来说,哪怕是一小笔钱也可能招致巨额成本。


但尽管传统银行、初创企业和日本政府多年来的努力,日本国民还是顽固地坚持使用现金。根据一份政府报告,2017 年,现金占消费支出的比例约为 80%,远远落后于中国和韩国等亚洲国家。日本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在很大程度上一直处于观望状态,甚至印度和东南亚等新兴市场的同行也在以高估值筹集资金。这些新兴市场正在超越传统的银行服务,并接受移动支付。


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公司(Standard&Poor‘s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 分析师赛莱斯特(CelesteGoh) 表示:"日本庞大的老年人口有时被认为是该国对现金上瘾的原因。事实上," 无现金支付在日本并不新鲜 "。信用卡已深入日本,平均每位消费者三张信用卡。" 他说," 消费者愿意探索非现金支付方式。


更大的问题是,免费付款没有被商店广泛接受。商店一直拒绝支付没有现金,因为成本和同样的。塞莱斯特表示,数字支付提供商对通过其服务提供便利的零售交易平均收取约 3% 的费用。相比之下,中国支付宝及其主要竞争对手微信支付所占比例不到 1%。此外,在日本,销售通常每月只汇一到两次给店主的银行账户。他说:" 对日本来说,真正的挑战是让商人接受这样的想法:要么削减成本,要么设法减少结算周期。


夏尔马解释说,为了说服企业接受 PayPay,这项服务需要和现金一样有吸引力。商家可以立即得到它,而且没有隐藏的成本。因此,PayPay 决定在三年内不收费,只要它们是小企业 -- 营业额不到 10 亿日元的商店 -- 并接受了 QR 代码支付选项。


如今,100 多名工程师日以继夜地为推出更新服务而不懈努力。随着接受 PayPay 的商店数量激增,美国地图技术公司 Mapbox 制作了一张定制地图,让用户可以按类别过滤商店。中国叫车巨头滴滴(Didi) 可以直接通过 PayPay 应用程序使用。


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也为这家合资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雇佣了数千名销售人员在全国各地为该公司带来门店。一名前员工回忆说,给该集团团队的更新浪潮在最初几天就造成了混乱。"因为我们昨天向客户描述的功能在第二天将完全不同。" 这与令人眼花缭乱的用户促销活动结合在一起,包括贝宝(PayPay) 推出后不久推出的 100 亿日元赠予。这个正面品牌提升了该应用的形象;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拥有一支棒球队,甚至以贝宝(PayPay) 的名字更名为家。


今年 8 月,该公司推出了最新的一系列促销活动,奖金为 "2000%",其中 1 / 5 的奖金将是交易价值的 2 至 20 倍。"这是一种很好的感觉," 一家接受贝宝(PayPay) 的大型电子连锁店的门店经理说。我认为这就是它吸引顾客的原因。


PayPay 远远超过其竞争对手,并摧毁了市场上的小竞争对手。据日本公平贸易委员会(Japan Fair Trade Commission) 的数据,从 2018 年推出该服务到今年 1 月,PayPay 在日本代码支付市场的市场份额已达到 55%。

软银


分析师表示,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 很可能会继续为 PayPay 提供资金,直到今年 10 月 PayPay 开始向数以百万计的商家收取交易费用。如果 PayPay 在未来继续占据主导地位,企业将排队购买其庞大的用户群。反过来,越来越多的卖家将吸引越来越多的用户使用该应用。创建这一良性循环,也被称为网络效应,将巩固软银公司作为成功投资者的声誉。如果不这样做,它只会捐赠数十亿美元。


孙正义需要安抚的投资者是由短期利润而非长期愿景驱动的。软银集团(SoftBank Corp.Group) 在日本建立盈利业务方面有着良好的记录。尽管该公司声称拥有全球科技公司的投资组合,但它的大部分现金流取决于一家公司:日本移动业务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软银集团的母公司软银集团(Softbank Corp.Group) 在 2018 年年底发行了部分股票,赚了约 200 亿美元;作为其近期货币化计划的一部分,软银集团出售了更多股票。


零售分析师科尔斯顿(Colston) 表示:"但 PayPay 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盈利,尚不清楚孙正义能否等那么久。" 问题是,没有人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从付款中赚钱 -- 除非 PayPay 停止提供所有这些慷慨的激励措施。




责任编辑:萤莹香草钟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环球经济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