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上看,这是一种孤独,但实际上是一种疏离。

2020-10-17 15:57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3336

孤独"指的是我们与他人保持一种实际的距离,而"异化"则意味着我们的存在对整个世界来说似乎毫无意义。这是一种心理隔离,是一种将我们的自我价值感与我们所继承的不良资产分开的心理状态。


1853年,当拿破仑三世刚刚登上皇位时,他把一位名叫乔治·内·豪斯曼(GeorgeèneHaussmann)的地方官员拉进了他的办公室,在他面前打开了一张巴黎地图,命令他美化这座繁华的法国首都的肮脏角落。在接下来的17年里,自称是"艺术家和破坏者"的奥斯曼大胆地开辟了一条介于密集手工艺品和住宅之间的道路,赋予了这座城市一个工业帝国的荣耀。

image.png

但是奥斯曼著名的城市规划计划的核心不仅仅是修复城市的外观,他还把"人口控制"放在了他的首要位置。由于居住空间狭小,总是伴随着老鼠和垃圾污水,巴黎人心中的不满和反叛不断:1789年法国大革命和1830年7月革命之后的几次暴乱(奥斯曼本人在战斗中被俘,对下层阶级感到厌恶)。1848年2月,巴黎爆发了革命,王朝于7月被摧毁,拿破仑三世上台执政。居住在破旧拥挤的社区中的人们的不满和不满正在增加。这些人住在一起,共同忍受一个小空间,贫穷和贫困,这是暴力的种子。耳边响起的警铃更能引起人们的注意,同样,在狭窄的街道上设置路障也更容易。


奥斯曼负责拆除街区,当地居民被临时转移到周边地区。如果叛乱再次爆发(比如1871年的巴黎公社运动),新的巴黎街道和广场将成为镇压军队集结和调动的完美场所。


社区"这个词一直被专家滥用,不再作为环境的有机产物而存在。市政厅、理发店、咖啡店、清真寺、集市等等--曾经是社区中心--已经成为人们只能聚集的地方。在这样的世界里,传统已经瓦解。我们加入联盟、参加家长-教师会议、参加宗教集会以及与家人住在一个房间里的热情越来越低。最可悲的是,我们性生活的频率甚至在下降。


但是这本书"孤独的世纪"并没有把大量的资料和历史事实结合起来来说明"孤独"变得越来越普遍的过程:这本书的书名是指过去的20年,而不是一百年。赫兹仍在做许多"第三条道路"(ThidWay,指的是右翼和左翼政治,类似于中间派的政治哲学和政治立场),以及政治研究所的知识分子和政策研究人员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开始做的事情(而且效率较低):他们的语气平易近人、友好,他们在"政党政治"之上做了一些尝试。他们还谦卑地想出一切办法来解决"问题",这个问题往往与拯救资本主义本身有关。


赫兹的恶棍,这个不安时代的罪魁祸首,是充满利己主义、竞争和自相残杀的新自由主义。赫兹认为,这种新自由主义在大约40年前开始从商界渗透到人群中。这让她可以呼吁政府或市场减轻孤独的症状,而不管危机的根源是什么。"她宣布:"现在是时候做出激进的决定,扭转局面了,但她的结论并不意味着扭转这种局面,也不是激进的。"现在是时候实行更充满爱心和仁慈的资本主义了。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环球经济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