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魔还是受害者:真正的西尔维亚·普拉斯能在传记中存在吗?

2020-11-02 16:30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3416

在德文郡一个温暖的夏夜,西尔维娅·普拉斯站在她的花园里,怀里抱着一大摞纸,脚下燃着篝火。她的母亲和女儿在厨房里看着她撕掉几页的文字。她靠在篝火上,点燃纸片,看着它们燃烧。


image.png

据我们所知,它确实发生在1962年7月,那一年普拉斯留下了许多著名的诗歌。但是故事的细节是模糊的,取决于你相信谁:那天她抱在怀里的文件可能是她丈夫泰德·休斯和其他女人之间的情书,休斯的诗,休斯桌子上剃掉的头发和皮肤,普拉斯从他母亲那里收到的所有信,普拉斯未出版小说的完整手稿——或者全部的手稿——传记作家们一直在争论燃烧的性质。是嫉妒的痛苦还是愤怒的报复?是哀悼和告别,还是巫术?对一些人来说,这只是一个轶事,是普拉斯许多小诗的注脚;对另一些人来说,这是普拉斯和休斯婚姻的转折点,也是婚姻走向毁灭的时刻。


传记的根本问题是材料。克莱尔·托马林为狄更斯的情人和演员艾伦·滕写的传记大多是基于狄更斯现有的日记——这是一本“非常小的小册子,只有10×5.5厘米”,但学者们认为它是“一块海绵,每一点信息都能从中挤出”。弗吉尼亚·伍尔夫遇到了相反的问题:当她写罗杰·弗莱的生活时,她被他写的信的数量深深地震撼了:“三个棕色的大盒子”和“满满一个房间”。就普拉斯而言,材料问题尤其棘手。虽然普拉斯生前出版了少量的作品,但在她死后的几十年里,出现了大量无障碍的材料——诗歌、散文、信件、日记,甚至还有更多未出版的作品。


写普拉斯的时候,有很多私人和可信的档案可供参考,但更令人兴奋的是那些已经不存在的资料。泰德·休斯在1982年出版了《西尔维亚未删节的期刊》,普拉斯的前言解释说(他用第三人称生动地叙述了普拉斯在过去的三年里写了两本日记,“后者被她的丈夫毁了,因为他不想让她的孩子读到它。。。前者最近消失了(尽管它很可能再次出现)。“丢失的日记,连同普拉斯去世前几个月的精神状态一瞥,萦绕着读者的想象。其他文件也像这样消失了——她可能写了信,也可能没写;她还没写完的小说可能在7月的那晚被烧毁了;更多的信件、手稿和资料也不见了。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环球经济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