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尘埃落定,“不靠谱”的民调该消亡了吗?

2020-11-10 14:48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2976

美国当地时间11月7日,包括美联社、华尔街日报、路透社、CNN和福克斯在内的多家媒体称,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赢得20张选举人票,反对特朗普总统。他赢得了270多张选举人票,将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结束了连续几天的选战起伏。


对于民主党及其支持者来说,这可能不是一场“自吹自擂”的选举。四年前,面对美国主流民意调查普遍失败,特朗普击败希拉里·克林顿。四年后,根据主流民意调查,民主党曾希望在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根据大选前三天的综合民调,拜登在全国领先特朗普约8%,在摇摆州领先3%。然而,现实情况是选举极为焦虑。一份针对10个关键州的调查报告显示,当得票率超过85%时,民调低估特朗普的支持率4.5%,这与4年前关键州民调预测的偏差一致;当地时间2020年10月17日,美国波士顿芬威公园被改为提前投票地点。(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image.png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拜登的竞选团队对选前民调过于相信,并在红色州下了大赌注:在大选前的最后一周,拜登亲自前往俄亥俄州和艾奥瓦州拉票,但这两个红色州很容易被特朗普赢得,并没有“变蓝”一如预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主党顾问说:“我们在一个不真实的现实中实施这项计划。这位匿名的民主党顾问说,竞选团队内外的民意调查人员越来越难从不同的选民群体中得到一致的回应,这使得他们的结论越来越具有投机性。


这是否意味着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将“再次翻身”?数据分析师和政治专栏作家大卫•拜勒(davidbyler)在《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上撰文称,在选票完全清点之前,得出这样的结论还为时过早。尽管拜登的支持率被证明被高估了,但这次选举的结果仍大致在主流民意调查和预测的“概率范围”之内。“概率区间”的存在是有原因的:民意调查中总有未知因素,抽样调查方法意味着民意调查只能提供一系列可能性,而不能提供准确的预测。”调查设计可能有缺陷,定量模型也可能失败。“但它们仍然是我们了解美国社会想法、观点和感受的最佳工具,”贝勒指出,《雅各宾》杂志以“2020年大选后民调已死”为标题,严厉批评民意调查已经过时。该报指出,现有民调的真正问题在于,民意调查的随机抽样通常以电话采访的形式进行,如今愿意接听陌生电话的美国人越来越少。根据皮尤研究中心2019年的一项调查,每100个电话中只有6个接通。这意味着民意调查的样本池正在缩小,数据的真实性将被扭曲。

image.png

也就是说,民意调查样本虽然叫随机抽样,但实际上不是随机的:如果是电话调查,受访者应该有电话,愿意接电话,愿意花时间参与调查;如果是在线调查,受访者应该有互联网,愿意接受邀请,抽出时间参与调查。这些限制使得民调参与者倾向于以英语为母语的老年白人,他们越来越不能反映选举的真实情况。西班牙选民自民调开始就被忽视,但2020年的大选证明,西班牙选民是最大的未知数之一。


《雅各宾》杂志批评说,尽管民意调查的价值在下降,但它的报告越来越受欢迎。原因有二:一是为了让选举报道更具吸引力和娱乐性,媒体需要民意调查作为刺激;二是民调机构把民调的价值卖给媒体高管——调查数据不仅是对民意的监测,还可以为某些候选人创造共识。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环球经济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