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便利店》的作者村田说:"我以前是个邪典的作家,现在又回来了

2020-11-10 14:52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4075

42岁的村田拒绝和她的朋友过同样的生活:“我以为到了我这个年纪,男女会平等,但事实并非如此。”。她的写作处于日本社会变革的断层线上。


不久前,获得日本最负盛名的文学奖“芥川文学奖”的村田佳彦在一家便利店工作。她在便利店辛苦工作了半辈子,在休息时间写了11部小说和2部非小说作品的大部分。即使成为畅销书作家(便利店售出140万册,被翻译成30种语言),她仍继续在收银员后面工作,直到一个粉丝逼她辞职。”我已经习惯了工作的节奏,我发现很难花一整天的时间写作,”她解释道。

image.png

她的小说中奇怪的主人公,Keiko kukura,也喜欢她作品中可预见的节奏。在日本,大约有5.5家便利店有两颗豌豆。他们被认为是跳槽者、学生、家庭主妇和移民的临时工作。”“他们都是失败者,”她的一个角色轻蔑地说。但是,36岁的处女惠子对已婚同龄人的中产阶级生活不感兴趣,但擅长于行业手册要求的温顺的机器人服务。她对自己没有丈夫和孩子感到非常不安,于是收留了一个懒惰、辱骂别人的房客,只是为了转移注意力。


评论家们自然对人物和作者之间的相似之处感到好奇。村田女士也是单身,晚上回到家里,带着笔记本电脑和所谓的“想象中的朋友”坐下来。她在东京郊区的一个保守家庭长大(父亲是地区法院法官),“孤独而且非常害羞”,试图满足家人的期望。惠子生活在卡夫卡式的噩梦中。他害怕出类拔萃,厌恶他人,于是通过模仿他人融入其中,与村田疏远的童年遥相呼应。

image.png

她在东京出版公司的一次采访中说:“我过去总是尽量找合适的词来避免激怒我的朋友。”在某种程度上,我觉得我10岁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是我唯一可以自私和表达自己的地方。我可以在大学里释放我的情绪,她在家附近的一家便利店找到了一份工作,后来她找到了自己作为小说家的声音,那种风格就像晚上便利店里的荧光灯一样平和。不过,她不是庆子。”惠子意志坚强,不在乎别人的意见——那根本不是我,“村田钦佩惠子抵抗社会压力的能力。”在我看来,她是一个英雄。“一个被困在地球上的女孩,她认为自己是一个被困在工厂里的女孩,在那里她没有被遗弃的故事”。在遭到老师的性侵犯后,她无法向家人求助:她的母亲愤怒地拒绝了她的上诉,说她“丑陋、无用”。这是对童年疏离的非常字面的描述。工厂象征着等待成人的社会陷阱——婚姻、工作、孩子。但夏舒却与同样11岁、出身困难家庭的敏感表弟余成了知己。在“结婚”并承诺在工厂“生存”后,他们被发现在一个家庭假日发生性关系——愤怒的家庭禁止他们再次见面。


村田作品中的性很少是无忧无喜的。后来,夏舒为了“避开家人的监视”,登了一则征婚广告,规定“除握手外,不准有身体接触”。她最终的“丈夫”对女人的抚摸感到厌恶。无性和独身是村田作品中常见的主题。她在2015年出版了《消灭世界》一书,在书中她设想了一个像伍迪·艾伦的《傻瓜制造科学城》那样的人工生殖社会。在她去年为《纽约时报》撰写的《性生活在我们所有人的未来》一文中,她想象了一个完全不存在个性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她可能喜欢“与生活在故事中的虚构生物”发生性关系。她的一个短篇小说人物爱上了一家便利店并与之发生了性关系。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环球经济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