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议题”掩盖“问题”,美国社会还能继续承受分裂的代价吗?

2020-12-07 15:32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3413

如果说特朗普四年前的当选令民主党及其支持者感到意外,他们会失望地发现,这样一场选举中的"意外"已经基本正常化--公众舆论仍然四分五裂,左翼和右翼政党支持者之间的敌意不仅有增无减,甚至加剧了。政治观察人士发现,2020年美国大选正以前所未有的悲观、恐惧和猜疑进行。


在接受"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采访时,参加了七个总统选举周期焦点小组调查的共和党政治顾问弗兰克伦茨(Frankluntz)表示,他从未见过这种情况。即使是最温和、最主流的选民在谈论选举时也非常兴奋和悲观,我以前从未见过。如果你相信气候变化,特朗普的连任意味着世界末日;如果你担心税收问题,你会认为拜登的胜利会让你破产;如果你最关心医疗保健,你会认为拜登的失败会害死你。


image.png

这种政治情绪的撕裂和两极分化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积累起来的,长期积累并不容易解决。在"为什么美国人讨厌政治"一书中,著名的美国记者和政治评论家小E.J.迪翁内(E.J.Dionne Jr.)将政治两极分化的根源追溯到了20世纪60年代。他指出,当时的民权运动和反文化运动刺激了保守派寻找新的盟友进行反击;与此同时,在政策和实践上有优势的自由派犯了错误,逐渐从他们最大的选民群体--工人和中产阶级--转移开。


在卡特总统任期内(1977-1981年),严重的通货膨胀增加了普通美国人的税收。卡特以提高失业率为代价对抗通货膨胀,第一个受害者是组成他的选民基础的低收入选民。保守派阵营的经济自由放任者因此抓住了这个机会。里根上台后,他听从了当时美国人的反税收呼吁,推翻了罗斯福新政以来形成的政治和社会共识,即政府有责任向其公民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务和援助,尤其是那些处于弱势地位的公民。


左翼和右翼之间的差异远远超出了经济层面。事实上,自从共和党吸收传统保守主义者(如宗教右翼)以来,美国政治上的争议就呈现出"文化战争"的趋势。两党之间的斗争越来越多地围绕"问题"而不是"问题",例如社会福利的合法性、妇女堕胎权和种族歧视。但迪翁提醒我们,"问题"是政客们能做的,而"问题"往往是真正问题的幌子--真正的问题是,普通美国人感到越来越多的社会不平等和匮乏感。1991年发表在"为什么美国人讨厌政治"上,迪昂观察了美国选民的愤怒和政治倦怠:


美国广大的中产阶级认为,在过去三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都被政治欺骗了。在自由主义中,他们看到的是贬低自己价值观的平台;在保守主义中,他们看到的是贬低自己利益的信条。


到目前为止,可以说,美国的政治格局不仅保持不变,甚至变得更加极端。如果拜登当选,他将如何回应迪翁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担忧--"我们失去了我们的共同公民意识。"我们被关于价值观的激烈争论所分裂,并因阶级和种族之间日益扩大的不平等而四分五裂,美国人对公众参与的价值越来越怀疑。"--这一点仍有待观察。但更重要的是,美国社会能否继续承受分裂的代价?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环球经济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