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作家米歇尔费伯:皮肤下已经把许多读者变成了素食主义者

2020-12-14 14:49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3086

1993年,我从澳大利亚的一个大都市移民到苏格兰高地一座破旧的农场,从一个繁荣和多元的世界移居到孤立和宁静,文化的冲击使我觉得我仿佛来到了另一个星球。我在英国社会的许多方面感到沮丧,虽然没有必要,但我仍然很沮丧。我与生俱来的疏离感正在加深,我的身体变得非常不舒服。我在一家护理中心工作,但我必须骑一辆15英里长的自行车往返农场。当我不敢在恶劣的天气骑自行车时,我会乘出租车上下班,而我微薄的薪水几乎要花我所有的钱。最后,我妻子劝我专心写作。


我一直在考虑写一部关于一对没有孩子的夫妇的小说,他们绑架了一只小猴子,剃掉了他的头发,花了很多钱去做手术,并把它作为他们的孩子带到了社会。我希望这是一个发人深省的故事,讲述了我们的文化愿意接受甚至容忍他们的程度。但我越想知道,这部小说将成为一部讽刺小说,但我不想写一本讽刺小说。我想写一本令人震惊的书,人们永远不会忘记。

image.png


我在高地上的住所有一种神奇的美。我将带着成群的牛羊沿着史前海岸行走。我对大自然的奇异美丽感到惊讶,但焦虑和悲伤的感觉丝毫没有消散。慢慢地,另一种外科生物闯入我的脑海--伊塞利,她经历了一个残酷的转变,被雇来做她所能想象到的最糟糕的工作,以便在地球上"扮演一个人"。她的故事提出了令人不安的问题,我们如何对待人,事情和事情,我们认为"其他"。这个故事也暗示着战争和种族主义的问题。它看到了工业农业的恐怖,那些失去和不被爱的人的脆弱性,他们被推到群体的边缘,在那里掠食者可以随时带走他们,没有人会注意或关心他们。


我以前写过很多书,我把它们放进抽屉里。其中之一,"深红色和白雪公主花瓣",终于让我还清了抵押贷款,享受了少数严肃作家的名声。但我的第一本小说是我的第一部小说,它彻底改善了我的生活。我不再认为自己是家庭的负担,相反,我可以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一些有趣的机会。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环球经济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