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学术性阅读网络小说?

2021-02-03 16:05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3810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宗教和文化副教授倪占格写道:"有必要把小说作为小说来研究,它们值得最好的理论和方法。"日前,应华东师范大学中国创意写作研究所的邀请,她发表了"革命加爱加机器甲僵尸--网络型小说研究方法初探"的演讲,向观众解释了网络型小说的阅读方法。


近几年来,倪湛对网络小说的研究十分关注,并致力于修复真善美和严重抢劫。本讲座主要以"杀死狼"和"2013/黎明"两部小说为例,探讨网络小说的研究方法。她指出,阅读网络小说的三大工具是仔细阅读、远程阅读和机器阅读。在这些阅读方法的指导下,她分析了这两部小说的世界建构和欲望集,指出随着娱乐成为一项重要产业,类型文学已成为一种跨媒体叙事,世界已成为重心,人物和情节已成为世界建设的一部分,人物不再只是理性的主体,而是主要发挥欲望渠道的作用。


image.png


在欲望导向与世界建构直接交融的趋势下,以这两部小说为代表的小说形成了"革命+爱情"的常规。这种小说避免了色情描写,打出了"家与世界"的安全卡片,可以说是一种生存策略,也是"家与世界"文化DNA在小说中的体现。不仅如此,这两部小说还试图用儒家的伦理、政治和宇宙观念改造蒸汽朋克和僵尸启示录,回归中国的儒家传统和人际关系,使革命主题不可避免地发展为爱情,从而打破了现代自由话语中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之间的障碍。


世界建设与类型文学的欲望集


倪湛舸在讲座中梳理了幻想文学发展的历史及其特征。她看到,十九世纪西方现实主义小说是在客观历史中、理性范畴内的虚构。中国人熟悉的二十世纪五四新文学是这种潮流的延续,其主流就是启蒙和救亡,负担着现代主体构建的任务。然而,十九世纪下半叶,贸易资本主义发展为工业资本主义,大规模工业化、城市化出现,类型文学作为大众娱乐方式出现,这些文本的想象空间突破了客观历史和理性范畴,因此处于边缘地位。这种边缘化也是因为它们服务于劳动力再生产,在经典马克思主义的解读中不直接参与资本增值。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信息化起步,娱乐逐渐成为核心产业,类型文学也随之开始主流化。在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的数码资本主义年代,类型文学发展成为了跨媒体叙事,重心从人物塑造和情节设置转移到世界构建,例如漫威宇宙从六七十年代的漫画拓展到了全方位的创意产业,叙事不再依赖单一文本、单一作者、单一媒介,而可以进行广泛的蔓延。网络类型小说属于这个潮流,其人物和情节也大多服从于世界构建和其背后的资本扩张,但这些小说同时也蕴含着非资本主义甚至反资本主义的潜力。


以"杀狼"和"2013"为例,在世界建设方面,这两部小说都是在中国创作的,都经历了世界格局的变化。中国近代史上"杀狼"的核心矛盾是由新能源引发的中欧战争,这反映了中国是如何从帝国走向"世界"的民族国家的。"2013年"是中国当前的历史,2012年是僵尸爆发的开始故事,2013年是后启示录时期开始重建国家的节点。


2013"也关注民族的建设,关注的是如何突破民族国家的格局,进入后民族国家的"世界",尽管两部小说结构相似,但两部小说的意识形态却是截然相反的,一是进入、维持和完善民族国家体系,二是直接打破民族国家的世界秩序,重建民族国家秩序。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环球经济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