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瑞公布博瑞纳®CROWN研究最新数据,60% 的ALK阳性晚期肺癌受试者无进展生存期超过五年

2024-06-02 22:22   来源: 环球经济网    阅读次数:2637
  • 辉瑞公司在2024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期间公布了第三代ALK抑制剂博瑞纳®(洛拉替尼)III期CROWN研究的最新结果。

  • 数据显示,60%的患者在五年后仍未发生疾病进展或死亡。

  • 最新研究数据表明,与第一代ALK抑制剂相比,使用第三代ALK抑制剂博瑞纳®(洛拉替尼)治疗的患者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持续降低81%,脑转移进展风险降低94%。

芝加哥2024年5月31日 /美通社/ --2024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  2024)于5月31日至6月4日在芝加哥举行。今天,辉瑞公司(NYSE:PFE)以口头报告的形式公布III期CROWN研究的长期随访结果。这项研究旨在评估博瑞纳®(洛拉替尼,第三代ALK抑制剂)对比第一代ALK抑制剂在既往未经治疗的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的疗效。

经过五年的中位随访,根据研究者的评估,博瑞纳®(洛拉替尼)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仍未达到。[1]其观察到的风险比(HR)为0.19(95%置信区间[CI], 0.13-0.27),即与第一代ALK抑制剂相比,博瑞纳®(洛拉替尼)将患者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81%。此外,博瑞纳®(洛拉替尼)治疗组中有60%的患者五年后仍未见疾病进展或死亡(95% CI, 51-68),而对照组仅有8%(3-14)。[1]这些数据也已同步发布在《临床肿瘤学杂志》上。[2]

"CROWN研究的最新数据显示,洛拉替尼组的60%晚期肺癌患者在五年后病情仍未见进展。这一结果非常振奋人心,也让更多肿瘤患者看到了高质量长生存的可能与希望,"辉瑞中国区总裁、RDPAC执行委员会主席、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副会长Jean-Christophe Pointeau表示:"扎根中国市场35年来,辉瑞始终致力于让中国患者能同步获益于全球医学科学进步带来的福祉。未来,辉瑞将继续携手各届共同抗击癌症劲敌,为实现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的‘总体癌症五年生存率提高15%的目标'再添助力。"

辉瑞中国区总裁、RDPAC执行委员会主席、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副会长Jean-Christophe Pointeau
辉瑞中国区总裁、RDPAC执行委员会主席、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副会长Jean-Christophe Pointeau

肺癌是全球死亡率最高的恶性肿瘤[3],也是我国发病率和死亡率高居首位的恶性肿瘤。最新发布的《2022年中国恶性肿瘤疾病负担情况》预估,2022年我国新发肺癌病例数约106万,而因肺癌死亡的人数高达74万[4]。其中,非小细胞肺癌(NSCLC)约占80-85%[5]。由于患者基数庞大,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虽然占比不高,但每年新发病例数仍不容忽视,且有约25-40%的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在初诊时已发生脑转移[6],面临生存期与生存质量的双重挑战。博瑞纳®(洛拉替尼)的独特设计,可抑制对其他 ALK 抑制剂产生耐药性的肿瘤突变,并能穿透血脑屏障。

"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具有典型的侵袭性,通常会对正值壮年的年轻人造成影响,"CROWN研究的主要研究者,Peter MacCallum癌症中心肿瘤内科的Benjamin Solomon博士表示,"最新的分析结果表明,洛拉替尼能进一步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帮助大部分患者获得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持续获益,且几乎所有患者的颅内疾病进展均得到了遏制。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临床获益的提高代表了肺癌领域的一大非凡进步。"

2024年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指南大会公布的《2024 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进一步明确了洛拉替尼在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一线治疗中的"I级优先推荐"地位;包括美国国家癌症网络(NCCN)指南在内的国内外各大权威指南也将其视为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一线治疗优选推荐。

此次更新分析显示,博瑞纳®(洛拉替尼)将患者颅内(IC)疾病进展风险降低94%(HR, 0.06; 95% CI, 0.03-0.12)。博瑞纳®(洛拉替尼)治疗组的中位颅内进展时间尚未到达(95%置信区间,未达到-未达到),而第一代ALK抑制剂治疗组的这一数据为16.4个月(12.7-21.9)。在基线无脑转移的患者中,接受博瑞纳®(洛拉替尼)治疗的114名患者中仅有4人在治疗最初的16个月内出现脑转移,而接受第一代ALK抑制剂治疗的109名患者中有39人出现这一情况。截至分析时,CROWN研究中博瑞纳®(洛拉替尼)治疗组仍有50%的患者在继续接受治疗,而第一代ALK抑制剂治疗组仅有5%的患者继续接受治疗。

中国是CROWN研究的中心之一。广东省人民医院首席专家、广东省肺癌研究所名誉所长吴一龙教授表示:"数据显示,洛拉替尼对中国患者的疗效均与此前全球性研究中的表现相当甚至更优,为其成为ALK阳性晚期NSCLC一线治疗的标准疗法提供了进一步支持。ALK阳性NSCLC患者中,有半数确诊时还不到50岁[7]。他们的诉求不仅包括‘活得更长',更包括了‘活得更好'。我们也希望能够进一步积累洛拉替尼在真实世界中的应用数据,为更多ALK阳性晚期NSCLC患者走向‘临床治愈'提供证据与经验。"

广东省人民医院首席专家、广东省肺癌研究所名誉所长吴一龙教授
广东省人民医院首席专家、广东省肺癌研究所名誉所长吴一龙教授

五年随访数据显示,第三代ALK抑制剂博瑞纳®(洛拉替尼)与第一代ALK抑制剂在安全性上与既往研究结果一致,未见新的安全性事件。[2]在这项分析中,接受博瑞纳®(洛拉替尼)治疗的患者报告的最常见(≥20%)不良事件(AE)与2020年CROWN研究分析一致,包括水肿、体重增加、周围神经病变、认知影响、情绪影响、腹泻、呼吸困难、关节痛、高血压、头痛、咳嗽、发热、高胆固醇血症和高甘油三酯血症。接受博瑞纳®(洛拉替尼)治疗的患者中有77%出现3/4级AE,接受一代ALK抑制剂治疗的患者中有57%出现3/4级AE。第三代ALK抑制剂博瑞纳®(洛拉替尼)治疗组和第一代ALK抑制剂治疗组分别有5%和6%的患者因治疗相关的AE导致永久停药。[2]

关于CROWN研究

CROWN研究是一项随机、开放性、平行双臂III期试验。在研究中,296例既往未接受过治疗的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按1:1的比例随机接受博瑞纳(洛拉替尼)单药治疗(n=149)或第一代ALK抑制剂赛可瑞(克唑替尼)单药治疗(n=147)。CROWN研究的主要终点是基于盲态独立中心审查委员会(BICR)评估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包括基于研究者评估的PFS、总生存期(OS)、客观缓解率(ORR)、颅内客观缓解率(IOR)和安全性。鉴于随访三年后仍未达到中位PFS,为此进行了一次计划外的事后分析,旨在借助五年这具有临床意义的里程碑式的随访点,根据研究者对肿瘤的评估,进一步量化长期疗效。[2]

关于博瑞纳®(洛拉替尼)

洛拉替尼在中国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单药适用于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

关于辉瑞肿瘤

在辉瑞肿瘤,我们身处癌症治疗新纪元的最前沿。我们拥有行业领先的产品组合和广泛的产品管线,覆盖抗体偶联药物 (ADC)、小分子药物、双特异性抗体和其他免疫疗法,通过颠覆性的作用机制,从多个方向着手攻克癌症。我们致力于为乳腺癌、泌尿系统肿瘤、血液肿瘤、黑色素瘤、消化道肿瘤、妇科肿瘤和包括肺癌在内的胸部肿瘤等全球高发癌种提供变革性的治疗方案。在科学的驱动下,辉瑞致力于加快突破性创新的步伐,帮助肿瘤患者延长生命、改善生活质量。

关于辉瑞:为患者带来改变其生活的突破创新 

在辉瑞,我们通过科学和全球资源为人们提供治疗方案,以延长其生命,显著改善其生活。在医疗卫生产品的探索、研发和生产过程中,辉瑞始终致力于奉行严格的质量、安全和价值标准。我们在全球的产品组合包括创新药品和疫苗。每天,辉瑞在发达和新兴市场的员工都在推进人类健康,推动疾病的预防、治疗和治愈,以应对挑战我们这个时代的顽疾。辉瑞还与医疗卫生服务方、政府和社区合作,支持并促进世界各地的人们能够获得更为可靠和可承付的医疗卫生服务。这与辉瑞作为一家全球卓越的创新生物制药公司的责任是一致的。175年来,辉瑞一直致力于为所有依赖我们的人带来改变。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www.pfizer.com.cn。 

免责声明 

本新闻稿仅在于传递科学前沿信息,不构成对任何药物或治疗方案的推荐或推广。如您有药物或治疗方面的问题,请咨询医疗卫生专业人士。

本新闻稿中所含信息仅截至2024年5月31日。不管是由于新信息、未来事件或进展,辉瑞一概不承担对前瞻性声明进行更新的义务。对于因使用、依赖本新闻稿中包含的任何信息或任何信息遗漏而直接或间接产生的任何损失,辉瑞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果分发或使用其中的信息违反了适用的法律或法规,任何司法管辖区或国家的任何个人或实体均不得分发或使用这些信息。建议在使用本新闻稿或进行相关行动之前,向有关部门进行独立咨询/建议,并由贵方进行必要的尽职调查和调研等。 

本发布含有关于博瑞纳®(洛拉替尼)以及辉瑞肿瘤的前瞻性信息,包括其潜在益处,这些信息涉及到重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可能导致实际结果与这些声明所表达或暗示的结果有实质性的差异。风险和不确定性包括但不限于:博瑞纳®成功商业化的不确定性;研发过程的内在不确定性,包括达到预期的临床终点、临床试验开始和/或完成的时间、提交申请的日期、获批日期和/或上市日期,以及出现不利的临床新数据的可能性和对现有临床数据的进一步分析;监管机构对于临床试验数据可能有不同的解释和评估的风险;监管机构是否会对我们的临床研究设计和结果感到满意;是否以及何时可能在其他地区为博瑞纳®治疗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或其他潜在适应症提交药品申请;是否以及何时这些申请可能获得当地监管机构的批准,这将取决于诸多因素,包括评估产品带来的获益是否超过其已知风险以及确定产品是否有效,如果获批,博瑞纳®是否能成功商业化;监管机构对于产品标签、生产过程、安全性和/或其他事项的决定,可能影响博瑞纳®的产品供应情况或其商业潜力;COVID-19对辉瑞业务、运营和财务结果的影响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以及市场竞争发展带来的不确定性。

关于风险和不确定性的更多描述可在辉瑞年报10-K报告中找到,该报告涵盖截至2023年12月31日的财年,并在后续的10-Q报告中更新,包括在标题为"风险因素"和"前瞻性信息及可能影响未来结果的因素"的章节中,以及其后续的8-K报告中,所有这些报告均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并可在www.sec.gov和www.pfizer.com上查阅。

[1] BJ. Solomon, G Liu, et al. Lorlatinib vs crizotinib in treatment-naïve patients with advanced ALK+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5-year 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and safety from the CROWN study. ASCO 2024 Abstract LBA8503.

[2] Solomon BJ, Liu G, Felip E, et al. Lorlatinib Versus Crizotinib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ALK-Positive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5-Year Outcomes from the Phase III CROWN Study. Journal of Clin Oncol. 2024 In press. https://doi.org/10.1200/JCO.24.00581

[3]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GLOBOCAN 2022:DOI: 10.3322/caac.21834。全球人口概况介绍:https://gco.iarc.who.int/media/globocan/factsheets/populations/900-world-fact-sheet.pdf 

[4] Cance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in China, 2022.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2667005424000061

[5] 原发性肺癌诊疗指南(2022 年版), 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赫捷;吴一龙;高树庚;王洁, 《协和医学杂志》, 2022(13)4

[6]  Gouji Toyokawa , et al. Insights into brain metastasis in patients with ALK+ lung cancer: is the brain truly a sanctuary? Cancer Metastasis Rev

[7] ALKPositive.org. What is ALK-Positive Lung Cancer https://www.alkpositive.org/what-is-alk

 


责任编辑:小美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环球经济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